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迪士尼彩乐园 > 概率 >

记者访北京劳教戒赌班:赌博者用音乐冥想戒心瘾

发布时间:2019-05-11 09:17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“这次出去,我不会再赌了。”1日上午,劳教人员老李(化名)作出公开承诺。因为赌博成瘾,老李曾拥有的千万资产化为乌有,自己在赌桌上落网后,被劳教一年。5个月来,老李在新安劳教所内的“戒赌班”,接受了针对行为、认知和心理的戒赌治疗。再看赌具时,他几乎可以平静如常。截至目前,其他21名解教的“戒赌班”人员,有七成人没有再犯赌瘾。近日,这一本市劳教系统唯一的试点“戒赌班”公开亮相。

  李岩,北京新安劳教所一大队“戒赌班”民警,三级心理咨询师。2010年,他所在的大队对赌博成瘾的劳教人员试点开设了劳教系统首个“戒赌班”。

  “不少人喜欢玩牌,但能控制住,可有些人会在赌博带来的愉悦刺激中沦陷,无力自拔,最终越赌越大赌博成瘾。”李岩说,这是病理性赌博和正常人玩牌的最大不同之处,因此对于成瘾者,最主要解决的就是心瘾问题。

  因赌博进入劳教所的劳教人员,究竟是不是成瘾者?李岩会在劳教人员进所一定时间,情绪基本平复,彼此建立良好的关系之后,通过仪器测量、心理测试和两份调查问卷来断定。“比如心理测试中,10道题有9项符合,就可以基本鉴定是深度成瘾者。”李岩说,去年底入所的老李就是如此,一做测试就显示出他是成瘾者,并且程度较深。

  在被送到劳教所前,赌博者已被拘留一段时间,赌瘾的症状类反应已经消失,留下的是心理症状,比如不安、焦躁、神经衰弱、情不自禁地想念赌博的场景

  老李告诉记者,有40年赌博史的他在拘留所的头几天,因为摸不到牌非常难受,整天打哈欠、流眼泪、没精神、睡不着觉,“症状和吸毒人员戒毒时一样,只不过没有那么强烈。”

  去年12月1日,老李被送到新安劳教所时,身体上的难受已经几乎没有了,但是心里还是想赌博,根本没有心情戒赌。他说,他熟悉各种赌博形式,也到境外豪赌过,后来输光了家里的千万资产,为了还赌债,曾拥有的颇具知名度的餐饮连锁公司也只好转让出售。可即使如此,他还是不能停手,就想着靠赌再捞回来。

  “戒赌班”只针对赌博成瘾者,参加“戒赌班”须自愿,同时也要获得赌博成瘾者家庭支持。

  李岩说,刚入所的一些劳教人员会认为,“我赌我的博,碍你们什么事?”他们根本认识不到赌博对社会的危害,这就需要提高赌博人员的认知。考虑到部分劳教人员文化低等实际情况,李岩采取寓教于乐的方法,比如引入概率学等,揭秘赌博极少有赢的可能,让他们摆脱捞一把或者翻本的想法。

  为提高赌博成瘾者的自我控制能力,李岩采取多种方法,其中包括简单易操作的单脚站立、打背包等。单脚站立时,让他们彼此比谁先动,激发他们的好强和好胜心,从而学会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行为。

  治疗时最难的是心瘾一关。“戒赌班”针对心理的疗法尤其多,用于一对一治疗的主要有音乐冥想、橡皮筋疗法等,而在团体课程中目前用得最多的是“我是木偶人”、“让我告诉你”等。

  平时,“戒赌班”人员除接受戒赌疗程外,同样还要参加劳动矫治和教育活动等。不过,节假日期间,他们的娱乐活动也是丰富多彩的,有打乒乓球、下跳棋和象棋等,还可以在民警的组织下玩扑克牌。

  李岩通过追访等方式了解到,截至目前,其他21名解教的“戒赌班”人员,可以确认已经有七成的人没有再犯赌瘾,保持了操守。其中,保持时间最长的已达两年。而三成的“复赌”人员,也至少保持了4个月的操守。

  之所以“复赌”,李岩分析说,主要有3个原因。其中包括,有的人本身赌瘾深,易于发作;有的人身边有赌友时常联系和勾引;还有一种是本身欠赌债,无力偿还,只好重操旧业试图通过在赌桌上翻本来偿还赌债。

  李岩在调研中发现,目前青少年赌博呈上升趋势,当他们面对压力时,将赌博当成一种宣泄方式。年龄呈不断下降趋势,有的10来岁就沉迷于赌博。李岩还发现,从戒赌效果来看,赌瘾越深戒赌效果越明显。

  1日上午9点多,新安劳教所心理治疗室内,李岩和劳教人员老李在轻柔的音乐声中相对而坐。

  “闭上眼睛,放松心情,想像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里,你们全家人兴高采烈地出门踏青游玩,非常开心。”李岩引导老李进入冥想,老李的表情看起来十分轻松愉悦。

  “再想像你以前赌博的情景,烟雾缭绕,满屋乌烟瘴气的场景。”李岩说完后,老李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。

  紧接着,李岩的语气变得急促:“警察突然破门而入,将你们抓了起来,送进了劳教所。”这时,老李的眉头越皱越紧。

  “他皱眉头表示他对赌博的厌恶心理,后来则是他对赌博深恶痛绝心理的反映。”李岩告诉记者,冥想是种厌恶疗法,通过前后鲜明的对比,来让成瘾者感受到赌博带来的痛苦。它更多地使用于戒赌后期,如果用在前期的话,反而有可能让戒赌者沉迷于赌博情景中。

  在一对一疗法中,李岩还采用了简单的橡皮筋疗法,它同样也是厌恶疗法。戒赌劳教人员手上戴着一根橡皮筋,只要想起赌博相关的事情,就要重重拉一下橡皮筋,通过这种负面刺激疗法,更安全和有效地治疗潜藏的赌瘾。

  李岩告诉记者,曾有一名戒赌人员一个月拉断7根橡皮筋,一直到8个月后,才不再拉橡皮筋,甚至都不用再戴橡皮筋。

  1日上午10点,老李和其他8名戒赌人员一起上了一堂被李岩称为“让我告诉你赌博是错的”团体课。9个人分为两组,其中包括老李在内的8人是训导方,剩下的1人为受训方。

  “因为赌博,家里好好的事业没有了,都要靠借债过日子,伤透了家里人的心,你要再赌下去,家里怎么过?你说你还能赌吗?”老李首先发难,他和其他“训导员”一起好好数落了一顿受训人。这节“课”一共上了半个多小时。

  按照规则,训导方的指责只能针对赌博的危害摆事实讲道理,不能爆粗口,更不能人身攻击;受训方只能听,不能发言。

  李岩说:“让我告诉你赌博是错的”是一种集体疗法,以一种会议模式展开,平均每半个月就会进行一次。“它的理论依据是心理学上的同伴效应,赌博往往是被别人带起来的,而戒赌的时候往往又会被赌友们拉着不放,因此同伴效应在这里非常明显,既可以教育受训方,同时也使训导方自己受到教育。”

  1日上午11点,李岩为老李做第五次检测。老李的额头和左手中指指尖连接生物反馈仪,仪器左侧显示的是机电反应,右侧是老李的体温反应。仪器显示,老李的体温为35.6℃。突然,李岩从身后拿出赌具,有扑克牌、牌九和麻将,全部递到老李面前,这回老李的体温仅仅下降0.1℃。而第一次检测的时候,见到赌具的老李明显变得兴奋,仪器显示他的体温下降0.8℃。

  李岩告诉记者,一个人的体温除在受惊、恐惧等突发情况下或者生病状态下会有变化外,其余时候几乎是恒温的,因此如果这一测试面对的是没有赌瘾的普通人,几乎看不到体温变化,但是对有赌瘾的人说,效果立竿见影,测试结果马上显示出是否还有赌瘾。同时,这个测试结果也是戒赌课程的调试标准之一。

  老李对于自己的测试结果比较满意。“说实话,我也真的不想再赌了,我的年龄,我的家人,都让我不能再赌下去了。”老李坦承,他很幸运,他的妻子和儿子选择原谅他,他的家还在,而他的一些赌友早就因为赌博闹得妻离子散了。他自己也曾为戒赌下过决心,甚至切手指写血书来作保证。“这次出去,我绝不再赌。”老李当场作出公开承诺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http://attack11.net/gailv/200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